明十九

满纸荒唐言。

【无双|剧情向】艳丽生(短篇完结)

无cp向,纯脑洞瞎编,不知道有没有讲清楚故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我第一次见到画家……”李问把自己的肩膀端起来,瑟缩着脖子张望四周,除却面目冷淡的旧日情人和女警官之外,只有闪烁着红点的录像机,这种纪录影像的设备,让他不自觉地感到不安,继而忍不住战栗。

那天,温哥华的忙碌依旧与他擦身而过,他穿着僵硬的夹克衫,把自己笼罩在一方廉价的天地里,白日里的阳光实在耀眼,穿透他厚重的镜片,从眉头上隐隐地下滑,淌进他无望的心里,溅起的涟漪把他惊了一跳。

而他脚上那双破旧的短靴也确实踩上了一处低洼的水坑,溅起的脏水落在他前方的一双皮鞋上。

那是一双牛津三接头皮鞋,棕褐色的

【高祁|民国AU】旌旗十万(四)

改了五次,薛定谔的敏感词依旧不准备放过我,崩溃至极,只好走链接,见评论。

【高祁|民国AU】旌旗十万(三)

梁群峰实在算不得什么上乘人品与才能,不过是占了年纪和资历的便宜。


光绪年间就进了同盟会,发动过一次起义,但以失败告终,无奈之下逃亡上海。彼时还年轻的他,相比于现在的老某某神算,实在尚且稚嫩,不到几年便辗转去了重庆,一伙人筹划起了武装起义,前后折腾了半年,竟真的成了——11月2日重庆独立,成立了军政府,梁群峰任总务处长。


自此后他十分清楚,自己幼年时的那些苦楚日子终归是破开了一道裂缝,钻进的风湿润馨香,那是自由的味道。始终跟在身后的那条辫子,像条拴着家犬的绳索,终于也可以彻底剪除,堂堂正正地将它摒弃在道路中间,他要骑着高头大马践踏过去,他要拥有权力,继而改变命...

【高祁|民国AU】旌旗十万(二)

高育良被抬到医院走廊里时,全身蒙着灰败的残色,那是战火焦灼过后的死气,将他仔细地包裹,但因疼痛而嘶吼的声音却生生在这死气上头割裂了一道缺口,鲜血淋漓,狼狈不堪。


他真的疼,太疼了。他三十余年的生命中,还从未这样疼过,皮肉肌里如棉絮般破败地死死纠缠着切肤断骨的烈痛,一寸寸攀上他的额角,青筋暴起烈日下焦躁的蛇身,根根分明的短发如同扎根般渗出点点血汗。


匆忙赶来的医生却只看一眼伤势便潦草地在病历上记了两笔,留下一句晴天霹雳:“这边准备一下,截肢。”


瞬间的震惊使高育良耳畔骤然响起铮鸣的弓弦声,他被疼痛占据的思维终于迟缓地动了动,他竟一探手攥住了医生的大褂,他的眼被炮灰蒙...

《天罚》配图,事后第二天,互系领带。

“人民警察爱人民。可惜你不是我国公民。”
“我是不是人民,耽误人民警察爱我吗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不渡(第八章)

祁同伟,赵东来相爱相坑部分属于 @Castiel·C 

聂明宇,赵瑞龙杀人如麻部分来自原po

后期整合校对: @Castiel·C 

把12910凑成13000来自原po

没错,用时很长,字数爆炸,然而,还没有到结局……

敏感词,无奈走图。

话不多说,正文如下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非常好,盲狙跟装了八倍镜似的,这么准的吗??
逼着我用第一人称给儿子写信,逼着我拿黄徐写二战虐梗。
👏👏👏👏👏

很快就要高考了啊,又到了一年一度盲狙时刻。

全国一卷,祁同伟相关一篇。
全国二卷,《西北望长安》番外一篇。

(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,一狙狙俩,还有个番外??正文写完了吗就番外!)

【黄许|rps真人】青眼高歌俱未老(引)

【高雷预警】

黄志忠×许亚军   真人向!!!!!

他们是他们,人物是人物。

YY过度的产物,饥渴难耐的自割腿肉,不开车只清水,过日子无聊向,俩大爷的中年生活。
【慎入】【慎入】【慎入】

看清上述预警,依旧打算看下去的各位,希望你们能喜欢。
无法接受的各位,敬请谅解,不喜勿喷。
小透明不接受撕逼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许亚军站在自家门前,手里拎着一堆东西,指节被勒出深重的红痕,看着左手挂着的雪白的礼盒袋,到底没舍得直接撂到地上。他把右手提着的一整件啤酒小心地搁在了脚旁,去左边的裤子口袋里翻钥匙,整个人扭着身子龇牙咧嘴,末了脾气...

© 明十九 | Powered by LOFTER